当前位置: 10bet首页 >> 10bet十博官网 >> 集团风采 >> 优秀作品 >> 正文

【十博人议“转折”】大转折途中的战略骑兵红九军团

时间 :2019-09-16 浏览次数: 来源 : 本网综合 打印页面

《伟大的转折》第28-30集中反映了在伟大的转折进程中,以罗炳辉为军团长的红九军团根据党中央和中革军委的指示,留在乌江北岸充作红军主力,作为一支战略骑兵,单独行动,诱惑敌人,打击敌人。特别是取得老木孔等战斗的胜利,消灭俘虏黔军犹国才部2000多人,获得大批武器装备。打击了敌人,壮大了自己,增强了信心。

一、红九军团及罗炳辉的光荣历史

红九军团成立于第五次反围剿期间,1933年12月,中央军委决定成立红七军团和红九军团,红九军团成立地点是在闽西建宁县。军团长为罗炳辉,政委蔡树藩,政治部主任黄火青。红九军团直接管辖第三师及第十四师,第三师原来是瑞金师,由瑞金模范团扩充而成。第十四师是宁都师,由宁都的地方武装建立起来。第五次反围剿期间,参加广昌战斗。罗炳辉指挥所属的第三师和第十四师,昼夜不息坚守在广昌以北的阵地上,或者突击敌方阵线,或者连续击退敌军的冲锋。

中央红军长征前夕,红九军团奉命掩护红七军团北上,罗炳辉指挥九军团占领福建南平至福州中间的尤溪以东的樟湖坂,缴获九万斤盐,在尤溪缴获敌人三万斤炸药,为中央红军提供了宝贵物资。和红一军团参加长汀以南的温坊战斗,歼敌四千多人,俘敌二千四百多人,取得第五次反围剿中的局部胜利。长征开始后,红九军团作为主力军团位于中央纵队的左后方行军。湘江战役后,中央红军通道转兵,进军贵州。罗炳辉指挥九军团先后占领锦屏、剑河、镇远、余庆,渡过乌江后,驻扎于遵义以东绥阳、湄潭一带,会同其他各军团,保卫党中央在遵义城召开的政治局扩大会议。扎西会议后,红九军团进行整编缩编,撤销第3师番号,直辖第七、八、九团和一个教导团。军团长罗炳辉,政治委员蔡树藩,二渡赤水后改任何长工,参谋长郭天民,政治部主任黄火青。一、四方面军会合后,红九军团编入四方面军改为三十二军,张国焘违犯中央决定南下,后来红二、六军团长征到甘孜与四方面军会合,三十二军又划归红二方面军。二、四方面军继续北上,几经破折,终于完成了伟大的战略转移。

红九军团的发展及战略骑兵地位与军团长罗炳辉关系密切。罗炳辉(1897-1946),出生于云南彝良县一个贫苦农民家庭。早年参加滇军,升至营长,参加讨袁护国战争、北伐战争。1929年秘密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11月在江西吉安领导靖卫大队士兵起义,参加中国工农红军。中央苏区第五次反“围剿”开始不久,任新成立的红九军团军团长。担任红九军团长期间,罗炳辉率领九军团在长征中英勇作战,特别是留作乌江北岸充当战略骑兵,打击敌人,同各族群众交朋友,通过凉山彝族地区,与中央红军主力胜利会合。罗炳辉以其卓越的军事才能,智勇双全的人格魅力,获得各界好评,正如学者指出“他是中国人所热爱的那种关帝型的民族英雄,一个智勇双全的人物。他往往以智胜敌,敢于给敌人以重创”。(尼姆·威尔斯:《续西行漫记》,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1991年版,第118页)

二、红九军团战略轻骑兵的作用

1935年3月下旬,当中央红军准备南渡乌江时,红九军团接到中央命令,要求罗炳辉率领部队,留在乌江北岸牵制迷惑敌人,掩护主力红军和中央纵队顺利渡过乌江。红五军团开始了长征中的独立作战,执行别动支队的任务,历时近两个月,直到1935年5月21日在四川礼州与中央红军主力会合。红九军团在两个多月的独立行军作战过程中,打击敌人,宣传群众,战略配合红军主力,起到了战略轻骑兵的作用。

打击敌人有生力量。打鼓新场的老木孔战斗是红九军团独立行军后在乌江北打的一次关键性战斗。对手是黔军犹国才部。罗炳辉先把侦察连放出去,摸清黔军兵力为四个团两个营,后查明是犹国才的九个团。红九军团此时兵力为三个团约两千七百余人,兵力少于地方。战斗从中午一直打到下午四、五时。关键时刻,军团长罗炳辉沉着迎战,把军团警卫营的四五十条枪都调上火线,把刚成立的新兵营也调上来,迂回敌人背后,展开攻击,最终击溃了敌人。此次战斗红九军团俘获敌人一千八百多人,缴获枪支千余支,除带走一部分外,焚毁了一部分带不走的枪支。老木孔战斗打击了敌人,有利于九军团摆脱敌人,自由行动。正如参谋长郭天民认为“老木孔战斗,是9军团单独行动中转危为安的一次战斗,这一仗打乱了敌人追歼、堵截、夹击我军的计划,使我军团得以摆脱敌人,脱离困境”(《红军长征·回忆史料(1),第323页》)。这次作为九军团长征以来的最大胜仗,也得到了军委的表扬。《伟大的转折》第29集毛爷爷等中央和军委领导获悉罗炳辉的老木孔捷报,连连称颂。瓢儿井战斗是九军团的有一次奇袭。老木孔战斗后,九军团经泮水进占金沙县,向黔西的瓢儿井前进。驻守瓢儿井的部队是盐警队,罗炳辉布置红军侦察连穿上国民党军队的制服,智取盐警队。最终,红军侦查连只打了一枪,缴获了五百多条枪,俘虏了五百多个盐警。

配合主力红军。红九军团在乌江北岸牵制、迷惑了敌人,中央红军得以顺利南渡乌江,佯攻贵阳,实则乘云南军队调出前往贵阳保护蒋介石之际,由黔西南直逼昆明,摆脱了国民党数十万军队的堵截,向北巧渡金沙江,获得了更大的机动,“才真正把长征以来一直围追我们的敌军甩掉,取得了长征以来的第一个巨大胜利”(《王首道回忆录》,解放军出版社1987年版,第163页)。中央红军佯攻贵阳,取道黔西南进入云南东北曲靖、宣威一带,决定迅速渡过金沙江。命令九军团从盘县挺进滇东北得宣威、板桥,掩护中央红军渡过金沙江。罗炳辉率领九军团到达云南的宣威、板桥,这一带靠近罗炳辉的家乡彝良县,同志们这时称罗炳辉为“云南将军”,老乡们也尽力帮助红军筹款、扩红、侦察敌情、当向导。当中央红军占领昆明西北的禄劝、武定、元谋,准备渡过金沙江,罗炳辉则率九军团从会泽等地进占昆明东北的东川,掩护中央红军主力渡江。占领东川时,守敌团长听说这部分红军的长官是罗炳辉,就派人出来谈判并缴械投降。(陈辛仁:《罗炳辉将军》,中国青年出版社1986年版,第91页)

宣传动员群众。红九军团在黔西瓢儿井休整期间,发动群众把盐井的盐分给贫苦群众,每人三斤,当地贫苦群众对红军热烈拥护,王首道回忆当时的场景,“次日(4月9日)天明,没收反动首领盐庄,一小时之内,号召一千多人分盐,如山如海的干人儿争着要盐,闹得非常热闹。附近许多苗人也来要盐。往来背盐的人好像蚂蚁一样忙个不了” 《亲历长征:来自红军长征者的原始纪录》,中央文献出版社2006年版,第291-292页)。打击土豪劣绅,没收几个土豪劣绅的家财,分给群众。军团政治部主任黄火青向当地苗族群众宣讲红军和国民党军、共产党和国民党的不同主张,说明共产党和红军反对大汉族主义,主张民族平等,为劳动人民利益而战。当地苗族各界对党和红军产生好感,充满信任,双方建立了较为融洽的关系。罗炳辉送了一些步枪及子弹给苗民,还组织红军战士和苗族同胞联欢,苗族首领还邀请罗炳辉等到苗寨去作客。红九军团占领东川县城,秋毫无犯,根据群众要求,逮捕公审县长杨茂章、土豪劣绅刘二老爷,散发一万多石土豪的谷子,筹款六万多元,“干人儿如山如海似的涌入红军,不到一天半的时间,便扩大了八百多个红军。这是我们从来没有听过的白区扩大红军的成绩” (《亲历长征:来自红军长征者的原始纪录》,第293页)。电视剧《伟大的转折》第30集反映了红九军团在瓢儿井开仓放粮、分发食盐、打击土豪劣绅的场景。

三、红九军团战略轻骑兵作用发挥出色的原因

坚定的政治信仰。脱离红军主力留在乌江的红九军团人数少,面临国民党中央军及黔、滇地方军阀部队优势兵力的围追堵截,前进的道路上地形复杂,山高路险,地瘠民贫,有极度的危险性,但是他们始终坚信只要有党中央的领导,只要有红军主力的存在,必然会克服前进中的种种困难。正如当时九军团的同志说:“九军团掉大队了,我们是不怕困难的,愿意随着中央红军打遍全中国,死也不愿掉队”(《亲历长征:来自红军长征者的原始纪录》,第291页)。《伟大的转折》第28集中红九军团长罗炳辉在乌江北岸对夜晚露宿于深山老林中疲惫寒冷的战士们进行鼓劲动员,强调红九军团是一支骁勇善战、机动灵活的部队,敌人难以消灭我们,号召大家用坚强的革命意志,从中国革命的全局出发,只要有党中央和红军主力的存在,中国革命就有希望,红九军团就有希望。

机动灵活的战略战术。红九军团人数少,机动灵活。正如红九军团参谋长郭天民指出“这个军团人数较少,短小精悍,宜于机动作战。特别是遵义会议以后,部队进行了整编,将原有的两个师缩编成了3个团,机关、后勤也作了大力精简,组织精干、连队充实,更加强了机动能力”(《红军长征·回忆史料(1)》,第320页。)同时,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党中央和中革军委赋予了红九军团全权处理重大军事问题的权力。紧张危险的行军战斗环境使得红九军团独立行军转战期间一度与党中央及红军主力联系中断,这就更需要红九军团发挥人数少机动灵活的特点,根据敌情灵活调整策略。与此相对应的是,国民党蒋介石方面,高度集中指挥,各级将领缺乏自主权。蒋介石坐镇贵阳指挥,束缚前线军官的手脚。正如蒋介石侍从室主任晏道刚回忆指出:“从得悉红军渡乌江之日起,蒋实际上就以战场指挥官自任,撇开了薛岳的贵州绥署和前敌总指挥部,亲自打电话调动部队。薛岳变成了一个侍从参谋,等于一个高级传令军官。蒋有时还耳红脸赤骂个不停。每一道调动指挥部队的电令,薛岳非经请示不敢作主”(《围追堵截红军长征亲历记:原国民党将领的回忆上》,第15页)。

敌人内部错综复杂的矛盾。蒋介石利用中央红军入黔,削弱黔军,排挤王家烈。如1935年2月21日蒋介石任命薛岳为贵州绥靖主任,薛岳在贵阳调查王家烈在政治方面统治贵州几年来的反蒋行动,经济方面搜集王家烈在贵州所施行的苛捐杂税名目及贪赃枉法的事实,向蒋介石报告。(《围追堵截红军长征亲历记:原国民党将领的回忆上》,第55-56页)王家烈对蒋介石也是提防戒备有加。导致国民党方面不能形成有效合力,不能准确判断红军的意图。正如电视剧《伟大的转折》第29集剧集中反映的黔军副军长犹国才部遭到红九军团的攻击时,周边的国民党中央军并未救援。蒋介石面对老木孔战斗黔军遭到红军打击时,对王家烈打来的求助电话置若罔闻,令其自生自灭,同时加紧对贵州地方当局军政权力的剥夺。

(作者:裴恒涛,系10bet十博官网中国共产党革命精神与文化资源研究中心副主任、教授)

联系我们

    • 电话:0851-28922406
    • 邮箱:webmaster@zync.edu.cn
    • 邮编:563006
    • 地址:贵州省遵义市新蒲新区平安大道
  • 十博微信

  • 十博微博

分享按钮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